一代宗师“黄宾虹”部分作品

学术交流
评论: 来源: 2017-09-01 19:02:23
一代宗师“黄宾虹”部分作品

39707_139479446682A8.jpg

黄宾虹(1865 年1月27日--1955 年3月25日),原籍安徽省徽州(今黄山市)歙县,生于浙江金华,成长于老家歙县潭渡村,初名懋质,后改名质,字朴存,号宾虹,别署予向、虹叟、黄山山中人。近现代著名画家、学者。擅画山水,为山水画一代宗师。六岁时,临摹家藏的沈庭瑞(樗崖)山水册,曾从郑珊,陈崇光等学花鸟。精研传统与关注写生齐头并进,早年受"新安画派"影响,以干笔淡墨、疏淡清逸为特色,为"白宾虹";八十岁后以黑密厚重、黑里透亮为特色,为"黑宾虹"。

200705_hbh_hpzx.jpg

他的技法,行力於李流芳,程邃,以及髡残,弘仁等,但也兼法宋、元各家。所作重视章法上的虚实、繁简、疏密的统一;用笔如作篆籀,洗耳恭听练凝重,遒劲有力,在行笔谨严处,有纵横奇峭之趣。所谓"黑、密、厚、重"的画风,正是他显著的特色。他的书法"钟鼎"之功力较深。其画风苍浑华滋,意境深邃。偶作花鸟草虫亦奇崛有致。曾在北京、杭州等地美术学院任教、任中国美术家协会华东分会副主席。著有《黄山画家源流考》《虹庐画谈》《画法要旨》等。

200705_hbh_bbt.jpg

       折叠金华至歙县时期:黄宾虹自幼攻读诗文经史,学习书画及篆刻,同时潜心研读黄生、刘献廷、顾炎武、黄宗羲等明代遗民的著作。1886年,应县试,补廪贡生。在扬州从陈崇光学画花卉。在安庆从郑珊学山水。1904年,去芜湖安徽公学任教,翌年,在歙县新安中学堂教书。1907年去上海。

200705_hbh_fmjdrby.jpg

      折叠上海时期:1905年出版《国粹学报》,来沪后担任《国粹学报》编辑。1911~1927年间,他先后编辑《神州国光集》、《神州大观》、《历代名家书画集》、《中国名画集》等金石书画图册,任《国画月刊》编辑、商务印书馆美术部主任等职,做了大量搜集、整理、出版美术遗产的工作。1925年,画史专著《古画微》刊行。1926年,组织金石书画艺观学会,主编《艺观》双月刊。1928年,出版《烂漫画集》第1辑,完成《美术丛书》第4辑。曾先后执教于昌明艺术专科学校、新华艺术专科学校、上海艺术专科学校,并任暨南大学中国画研究会导师。1934年,刊行《黄宾虹纪游画册》,发表《画法要旨》等论著。

200705_hbh_kjs.jpg

       折叠北平时期:1937年6月,应北平古物陈列所和北平艺术专科学校之聘,来北平鉴定书画和担任教授。这时他的山水画融化古人与造化,独创风格,日益鲜明。

200705_hbh_fyxj.jpg

       折叠杭州时期;1948年离平赴杭,任国画教授。1949年任中央美术学院华东分院(今浙江美术学院)教授。1953年,被授予人民艺术家称号。任中央美术学院国画研究所(后改为民族美术研究所)所长。1955当选为华东美术家协会副主席、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2届全国委员会委员。

200705_hbh_emjd.jpg

  艺术创作:黄宾虹的山水画创作道路经历了师古人、师造化和融化古人造化形成独创风格3个阶段。大约60岁以前以师古人为主;60~70岁以师造化为主;70岁以后,自立面目,渐趋成熟,风格浑厚华滋,意境郁勃澹宕,是黄宾虹山水画的基本特点。

200705_hbh_jsba.jpg

从笔墨上看,属于繁体的“黑、密、厚、重”,即积笔墨数十重,层层深厚,是他的山水画最显著的特点。从色 彩上看,有水晕墨章,元气淋漓的水墨山水,也有丹青斑斓的青绿设色,更有色墨交辉的泼墨重彩,以及纯用线条的焦墨渴笔。从继承和创新的角度来看,可以发现古代某家笔法的影子,但又完全不是古人。他的花鸟画,偶一为之,雅健清逸,别具一格。书法师承钟鼎文和晋魏。行草取法王献之、颜真卿,楷书取法《郑文公碑》、《石门铭》、褚遂良等。博采众长,出以己意,浑朴沉雄之中隐含着清刚秀逸。 渊博的学识,丰富的书画实践,使黄宾虹的画论画史研究,有着深刻的独到见解。

200705_hbh_jmss.jpg

主要表现是:①浑厚华滋。针对清代山水画出现气格柔靡软弱的现象,他简括“浑厚华滋”四字,作为他追求的艺术境界和审美标准,并且把它提到中华民族性格的高度。②主张创造。他认为师古人是为了继承和发展民族优良传统,要师长舍短,合众长为己有,就必须废弃守旧式的临摹,必须师造化。③笔墨虚实。在技法理论方面,他总结中国画用笔用墨的规律,提出 5种笔法:平、圆、留、重、变,7种墨法:浓、淡、泼、破、渍、焦、宿。④学人画。他提倡学识渊博、人品高尚、功力扎实,有创造性的学人画。

200705_hbh_hzfh.jpg

黄宾虹的绘画创作有明确的理论指导,其理论包含着创作实践经验的总结。他的山水画和画论,丰富了山水画的表现力,在现代中国画的发展中,有着承前启后、继往开来的意义。

200705_hbh_jct.jpg

黄宾虹是二十世纪中国画坛上承前启后的大家。他在50岁前驰纵百家,溯追唐、宋。其后饱游饫看,九上黄山、五上九华、四上泰山,又登五岭、雁荡、畅游巴蜀,足迹半天下。70后融会贯通,卓然成一代名匠。他的绘画,在深研传统,取精用宏的基础上凝聚和升华,进而融铸为自己的艺术个性。与二十世纪的其他画坛巨匠相较,黄宾虹更具学养,更富于文人气质。除了山水画创作,他在金石学、美术史学、诗学、文字学、古籍整理出版等领域均有卓荦的贡献。

200705_hbh_hzfh.jpg

黄宾虹认为,作画在意不在貌,不应重外观之美,而应力求内部充实,追求“内美”。他又说:“国画艺术的最高境界,就是要有笔墨。”黄宾虹系统梳理和总结了前人对于笔墨运用的经验,在晚年总结出“五笔七墨”之说——“五笔”为“平、留、圆、重、变”,“七墨”即“浓墨、淡墨、破墨、渍墨、泼墨、焦墨、宿墨”诸法。如此,以笔为骨,诸墨荟萃,方能呈现“浑厚华滋”之象。

200705_hbh_hszy.jpg

由此,黄宾虹便在实践上,也在理论上为中国画笔墨确立了一种可资参证的美学标准。这是一个超越前人的,历史性的贡献。黄宾虹晚年所作山水,元气淋漓,笔力圆浑,墨华飞动,以“黑、密、厚、重”为最突出的特点。其意境清远而深邃,去尽斧凿雕琢之迹,大趣拂拂,令观者动容。由这样一种郁勃的意象和高华的气格当中,人们感受到了中国民族文化精神的强大张力。

200705_hbh_hygz.jpg

人品画品:黄宾虹在论述中,多次强调人品与画品的必然联系,提出:“画品之高,根于人品”。这并非黄宾虹个人独有的观点。宋郭若虚《图画见闻志叙论》中即有:“人品既已高矣,气韵不得不高,气韵既已高矣,生动不得不至”。还说:“夫画犹书也,楊子曰:‘言,心聲也;书,心画也。声画形,君子小人见矣’。文如其人,书如其人,画如其人,是古人常常要提到的。

200705_hbh_hsby.jpg

有人质疑这种说法:艺术作品,怎么能“如其人”呢?哪个字,哪张画会像作者呢?人品很好,画并不好,画得很好,人品却并不好,这种例子不是很多吗?歧义的产生,在于对“人品”的理解。人品,在这里并不仅仅是一个道德的评价,而是这个人的全部内在素质。黄宾虹释为:“纯全内美,是作者品节、学问、胸襟、境遇,包涵甚广”。黄宾虹言:“古来画者,多重人品学问,不汲汲于名利,进德修业,明其道不计其功。虽其生平身安淡泊,寂寂无闻,遁世不见知而不悔”。

200705_hbh_hhst.jpg

那种居于艺术殿堂最高层次的神逸之品,不仅需要极高的艺术天赋,还需要很长时间的蓄积,修炼。这漫长的过程,艰难而又寂寞,不具备宾虹老人提出的这种坚韧非凡的品质,定然会在种种阻力和诱惑之下,偏离正道,成不了正果。黄宾虹八十岁时,撰《自叙生平》,其中一段叙述,分外感人。

200705_hbh_hft.jpg

“近伏居燕市将十年,谢绝应酬,惟于故纸堆中与蠹鱼争生活,书籍金石字画,竟日不释手。有索观拙画者,出 平日所作纪游画稿以示之,多至万余页,悉草草勾勒于粗麻纸上,不加皴染;见者莫不駭余之勤劳,而嗤其迂陋,略一翻览即弃去。亦有人来索画,经年不一应。知其收藏有名迹者,得一寓目,乃赠之。于远道函索者,择其人而与,不惜也。”

200705_hbh_hcjs.jpg

这是黄宾虹1943年所写七、八十岁时的一段纪实。在漫长的日子里,他寂寂的求索与修炼。这样的日子,有几个画家耐受得住?不是这等虔诚,黄宾虹能悟彻画道吗?能达到如此之高的境地吗?

200705_hbh_fly.jpg

1937年6月,黄宾虹应北平古物陈列所之请,赴北平审定故宫南迁书画。7月,芦沟桥事变,抗日战争爆发,日军随即占领北平,黄宾虹无法南返了。七十多岁的老人,陷此境地,有什么办法呢?最佳选择莫过于“伏居燕市”“终日杜门”了。然而,能够终日杜门,还必须有经济基础。

200705_hbh_csls.jpg

迫于生活,北平沦陷后,黄宾虹仍然在古物陈列所及北平艺专任教,1938年,又兼任了北平古学院理事。有了收入,黄宾虹才有可能关门著述、作画。只有联系当时的具体环境,我们才能理解前面引用的《自叙生平》中这段文字。

200705_hbh_dgjy.jpg

日本人作为占领者,仍然尽力笼络上层人士。宾翁八十岁时,北平艺专日本主持人伊东哲要举行祝寿仪式,要派汽车来迎接,宾翁坚决拒绝。文中所说的“索观拙画者”、“索画者”是些什么人呢?宾翁没有明说,从黄宾虹应付的态度来看,只肯让来者看看纪逰画稿,索画更是“经年不一应”,这应该是宾翁对日本人、汉奸或不明底细的人的态度,既是气节,也为避禍。而此时宾翁对“收藏有名迹者”、“远道函索者”,却非常慷慨,又为港人黄居素作“缘山堂图巻”,为杨某作“息茶庵图”,为何觉作“蒙山小隐图巻”。两相比较,迥然有别。这段平平淡淡的叙述,闪烁着老人民族气节的光辉。

200705_hbh_fxnhm.jpg

在沦陷了的北平,宾翁依然继续着自己的研究,而且著述甚多。《渐江大师事迹佚闻》、《石谿事迹汇编》、《垢道人佚事》、《宾虹论画》、《画史年表》等等,都写于这段时间。北平沦陷,造成了黄宾虹“伏居燕市”“终日杜门”的生活,七十多岁的老人,有吃有穿,完全可以抱孙子、养花、下棋、打麻将过日子。其所以如此勤奋的原因,仍在于他有那股不可压抑的内在能量的冲动。伟大人物,都有一股生而俱来的能量,他被这能量所驱动,一生的作为都是为了将这内在的能量释放出来。正如大马哈鱼要游上湍急的河流产卵,毛毛虫要化为美丽的蝴蝶,是非如此不可的必然。对于黄宾虹,正是这内在的能量,让他永不停歇。这种一无所求的无为而为,是一种与生命相终始的动力,是最伟大的品质。

200705_hbh_gldst.jpg

翻读黄宾虹的事迹,他对金石、书画的强烈兴趣和坚韧的努力,终其一生,从未稍减。黄宾虹七岁就表现出对绘画的极大兴趣,二十余岁,就“遍访时贤所作画”,渐渐积累起这方面的学识。1908年,他45岁,来上海为《国粹学报》撰稿,次年,任编辑,与邓实等共同负责编辑《国粹学报》、《国学丛书》《神州国光集》等书刊画册。1911年,又与邓实合编《美术丛书》。“国粹”就是中国传统文化中的精粹,书、画、篆刻,当然是其中的重要部份。宾翁的工作与天分契合了。这个工作岗位,终日弄的就是自己所好,为他扩大这方面的知识、提高眼界、进行学术研究,提供了最好的条件。他渐渐地形成了自己的理论体系。在这过程之中,他将研究所得,不断著文发表。1936年,任上海市博物馆临时董事会董事,负责收购、鉴定书画、古物。事实上,他已成为这方面公认的权威。

200705_hbh_hssg.jpg

在他穷究画理,观察山川不断实践的过程中,他养成了自己的艺术趣味,自己的审美理念。他就认定了这个目标,追求了一辈子。又在几十年的追求过程中,不断完善与强化了自己的审美理念。黄宾虹的山水画,自始至终,纯属阳春白雪的东西,从中找不到一丝丝媚俗之气。什么是媚俗?按市场的趣味画,就是媚俗,黄宾虹长期身居上海这花花世界,难道不知道俏丽的画好卖、钱是极为可爱的东西吗?他就是不肯低头,他对艺术,真是无比的虔诚,黄宾虹这样做,完全是清醒的,自觉的行为,他深刻地认识到名利对于画道的干扰。

200705_hbh_gldst.jpg

这可见于他1923年发表于上海《民国日报》的文章:“画者未得名与不获利,非画之咎;而急于求名与利,实画之害。非惟求名与利为画者之害,而既得名与利,其为害于画者为尤甚。当未得名之先,人未有不期其技艺之精美者,临摹古今之名迹,访求师友之教益,偶作一画,未惬于心,或弃而勿用,不以示人,复思点染,无所厌倦。至于稍负时名,一倡百和,耳食之徒,闻声而至,索者接踵,户限为穿,得之非艰,既不视为珍异,应之以率,亦无意于精研。始则因时世之厌欣,易平昔之怀抱,继而任心之放诞,弃古法以矜奇,自欺欺人,不知所止”。这段文字太深刻了。八十年过去,今日的画家,仍然是这么个情况,追逐名利,又为名利所浸淫。成名前画出了好作品,成名以后,就会定型,甚而由熟变油。要登画事之堂奥,还真得“威武不能屈,贫贱不能移,富贵不能淫”。

200705_hbh_hssg.jpg

写意画这类必须拼搏几十年的事业,光有才、有识、有学,还不一定成功,非常重要的,还必须有人品的支撑。诚如唐僧取经一般,要过得重重魔刼,才能取得真经,成为正果。外在条件,常可成为劫难,而最可怕、最难防御的,却是画家自身的“心魔”。

200705_hbh_hypz.jpg

物欲,当是心魔班首。人的一切性格、气质、心理上的毛病,诸如嗜酒、好色、刚狠、使气、好斗、放言、怯懦、过慎等等,都是心魔,都可将画家引向歧途。“性格即命运”这话不知出处为何,还真有某些道理。当然,它不能概括那种来自外界的不可抗拒的干预。文史考据忌“孤证”,画品与人品相联,并非黄宾虹独有的现象。环顾当代大家,其成就都离不开他的人品。


qrcode_for_gh_18c0ef463916_344.jpg

上一篇:中国美术家协会副主席、中国艺术研究院博士生导师“何家英”部分作品
下一篇:“缅怀宗师”何海霞国画小品系列部分作品

  • 延伸阅读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