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为师为艺,笃诚人生”深切缅怀李宏仁先生

行业动态
来源: 2020-07-05 14:26:44
中央美术学院教授、著名版画家、中共党员,中国石版画奠基人李宏仁先生于2020年7月2日17点21分于北京离世,享年89岁。中央美术学院院长、中国美术家协会主席范迪安为李宏仁先生题写挽联

20200705141836.jpg

中央美术学院教授、著名版画家、中共党员,中国石版画奠基人李宏仁先生于2020年7月2日17点21分于北京离世,享年89岁。

0.jpg

中央美术学院院长、中国美术家协会主席范迪安为李宏仁先生题写挽联

李宏仁是我国著名版画家,曾任中央美术学院版画系石版工作室主任,历任中央美术学院教授,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,中国版画家协会会员。

25.jpg

李宏仁临摹版画作品,35cmx42cm,石版

1931年生于北京。1948年于北京四中初中毕业,后进入天津省立工学院高中就读。1949年平津解放后,回到北京休养身体,到北京团委出版的刊物社负责画图工作。

21.jpg

《石版工作室》,27.5cmx38.5cm,石版画

1950-1953年考入中央美术学院,与靳尚谊、詹建俊、蔡亮等一起成为绘画系第一批学员,师从徐悲鸿、蒋兆和、彦涵、李桦等先生。

22.jpg

《石版工作室》,29.5cmx15cm,石版画

1953-1955年,就读中央美术学院研究生。读研究生期间开始了石版画技术的研究和创作。1954年开始任教,教授素描课等基础课程,同时受李桦先生之命“进入石版画”,开始深入考察民间石印作坊,筹建石版专业教学体系。

1.png

《 男子头像》,27.5cm×19.7cm,纸上炭笔

选定陈立夫著《平版印刷术》,张安治著《石版画技法研究》作为石版专业教学两本参考书。1955年研究生毕业留校任教。开创石版画专业课程,建立中央美术学院石版画工作室,任石版画工作室主任。

2.jpg

《中年妇女头像》38.5cm×29.5cm ,纸上炭笔

1966-1967年,由周恩来总理批示,总理办公厅的主任李一氓亲自谈话后,委派其赴几内亚为援建十月二日大会堂设计并制作大型壁画《和平·自由·劳动》。

3.jpg

《窗前菊花》,28cmx35.5cm,石版画

1972-1973年,由外贸部陈慕华部长委派下属通知,赴斯里兰卡为班达拉奈克国际会议大厦设计制作大型壁画《美丽富饶的斯里兰卡》。

4.jpg

《老人像》25.5cmx35cm,石版画

1981年当选全国三版展主席。1981-1982主持研制SYAI型艺用石版印刷机,获文化部科技进步奖。1983年赴英国考察交流,并创作了一批版画作品。1984年任三版研究会会长。1987 评为院系“教书育人、服务育人先进工作者”。1990年与谢天研制艺用石版印刷机及磨版机,获文化部颁发“促进文化科学技术进步工作中作出重大贡献”三等奖。1994年领受由国务院向突出贡献专家颁发政府特殊津贴。1996年获鲁迅版画奖。

6.jpg

《草垛》,88cmx65.5cm,石版画

谈艺录:我的素描与石版-李宏仁自少年习艺入中央美院,受徐悲鸿先生及诸大师教诲,崇天然,师造化,严造型,勤习之。受教于法,感悟于诸师之谆谆,未尝懈怠。坚练之,随有所得,获有意与无意之境。熟练之,不停于手,所画皆形,作画者所视,存于心,捕其神,择要害,选其精,成画神韵内涵自具,心动于似与不似之间,则一画生。如线括墨染内力自蕴其中,运握工具虽非笔墨,于所造型中如笔墨游刃,随精神操腕之功得矣。7.jpg

《稻田》,27cmx39cm,石版画

后受命专心研习石版画,探石版之画技奥秘,穷石版之画艺渊源,见习诸法。初做石版画技巧手法简单,求粗放,后工艺技巧益臻完善,达于精微。制作运用诸多工艺,感此画种成其制作,其性变幻,具可控与非可控随意间,特异精微,不可刻意限定求之。造型之法与石版技艺两者难求其全。努力不懈,坚之时日,思路扩展,自得其妙。我之作品,与世通达,写实为本,籍物抒情,受教情真意切,以情见物,所绘功力须见物见情,物之造型其功力深,其情也真,其情也深,受教为此追寻之,不达则追寻不止,乐此不疲。

8.jpg

《老人像》,26cmx27cm,石版画

作画功力终与石版精微技法汇融,易趣相得益彰,每幅作品回想品味,历历在目,或纤细或淡雅如春风明媚,或浓艳或放达如心胸阔展,顿感其音韵节奏,笔墨亦增风骨。原造型笔墨之发展,功力之积蓄,益增添其走向趋势,达于得心应手,渐得其道。展示数幅,多色彩,间有东方笔墨韵味。石版运作,工序艰辛,亲历其难,每幅坚持完成全过程。所成作品,愿能尽与欣赏者以欢愉。

12.jpg

《迎春》,39cmx54cm,石版画

李宏仁先生的大智慧-谭权书》1957年夏,我考入中央美院版画系,一年级由黄永玉先生教授木刻,二年级李宏仁和蒲亦庄先生教石版画。这时石版工作室正在筹建期,工具简单、老旧,材料缺乏,上课时李先生和同学一起磨石版,腐蚀、印刷、亲自示范,班上有十来个同学,他围着大围裙,忙前忙后的跑来跑去。作业要求每人画张风景,我和两个同学在印刷时都出现问题,虽是按工序一步步的走,结果还是出现“白版”印不出来,一头大汗也找不出原因,最后重画一张。给我的印象,石版画技术环节多,未知数多,是难掌握的画种。三年级选修专业时我报了木版画,班上四位同学修了木版画。

13.jpg

《湖边小船》,56cmx76.5cm,石版画

在王府井校尉胡同的老美院校园里,版画系处在学校的最深处,灰色的墙都是磨砖对缝的十分坚固。在U字楼的北边有三排平房,前两排是雕塑系,最后一排是版画系。这是清代故宫东侧近卫军的兵营,校尉胡同由此得名,木刻工作室在西头的倒数第二间房,顶头上的就是石版工作室。六十年代初,国家处在三年困难时期,大跃进的热潮已过,学校讲劳逸结合,国、油、版、雕各系,到了晚上,版画系灯火明亮,夜猫子不少,我是其中之一,功课做到夜两三点是常事。石版工作室李宏仁先生的灯光也是常亮着,我回宿舍睡觉前,总会敲他的门,说一声:“李先生该休息啦!”李先生回答:“就回啦!”。他钻研石版画有种锲而不舍的精神,在当时的央美青年教师中,他是最勤奋、最刻苦的一位,给我极深的印象。

14.jpg

《我的英国朋友像》,56cmx76.5cm,石版画

1974年我从附中调回院部,其中又经历了开门办学,唐山大地震许多事,到1980年前后美术学院的教学体制开始恢复,版画系工作室建设重新上马,各工作室从完善到复兴,到进入鼎盛的时期,大致用了十年的时光。随着改革开放,工作室硬件器物的充实齐备,逐步推进到教学意识,观念的转型,在老一代教授们的指导下,第三代版画家们称为这一时期的顶梁柱,木、石、铜、丝网、插图等各专业齐头发展,构成新的教学体系,可谓群星灿烂。

15.jpg

《阳光》,56cmx76.5cm,石版画

1985年左右开始,央美版画系进入新的黄金期,(第一黄金期在1958年前后)全系教师队伍步伐齐整,是代表了新时期潮流的大阵容。继五十年代的传统,版画系第二轮成为全国高等美术院校教师提高和轮训的基地,大批培养了新一代青年教师,为推动中国版画教育体系的进步做出历史性的贡献。各工作室的示范作用,就是中国版画教育的样板。李宏仁先生主持的石版工作室,就是优秀的工作室之一。

16.jpg

《旭日东升》,79cmx54.5cm,套色石版

八十年代初,美院开始实行职称制,在讨论李宏仁先生职称时,他出示了自己的石版画作品,并指出现在可以解决石版画创作中各环节技术上的任何问题,印出精美版画,并形成了自己的科学教学法。有教员质疑李先生创作不够多。当时主持评定的李桦先生表示不支持这种意见。

17.jpg

《女人体》,28.5cmx38cm,石版画

他批评美院长期以来有一些人重创作轻视教学,并形成一种小气候。教员必须重视创作,但创作和教学比,教学是第一位的。教师要有责任心,立志高远,不能随波逐流。在绝大多数教员的支持下,李宏仁被评为副教授。李宏仁对石版画的热爱,不是一时的冲动,而是数十年一贯的坚持。他的付出绝非是画几张创作可比的。是日以继夜的在失败中摸索的成果。他的牺牲精神,就表现在对石版画种种细节的反复和韧性的操作中。


19.jpg

《绿荫》,29cmx38cm,套色石版

通过实践积累知识,不只是从书本上得到的,而是自我认知的秘笈,是书本上讲不清和无法展示的东西。最后将这些真知,诚实无保留的传授给他的学生们。他的突破没有惊天动地的口号,而是像蚕食桑叶那样步步前进,从最微小处入手,因为石版画成败决定于每个细节,细节一败全盘皆输。

20.jpg

《受伤的小鸟》,28x28cm,素描 铅笔

李先生的选择是及其难得的,李先生奋斗的理想,在吴长江、苏新平、李帆、李晓林、徐宇、韦嘉等一批批学生们的身上具体的获得展现,他们的石版画创作在国内外版画大展中获得优异成绩,实现了快速超越性的发展。将央美石版画创作的艺术水准推向了前沿高度。

10.jpg

《湖岸柳色》,27cmx39cm,石版画

李宏仁先生创作具有的特点,很引人注意,他从创作开始到完成,客观地表现了他教学层面的探索,要求学生做到的他先做到,并有鲜明的审美指向,往往起到了精美范画的作用。如果说《松鼠》表现的黑白石版画细腻、丰富的色调,精微的刻画,而《赵一曼烈士像》则展示了彩色石版画的魅力。

9.jpg

《总理逝世》,37.5cmx50cm,石版画

李宏仁先生的《赵一曼烈士像》塑造了端庄、温雅,而内心无比坚定的女英雄形象,品味很高,是公认的很成功的作品,这是多年来李先生对石版画套色难题攻坚的成功。把有限的色版叠印发挥到极致,保持多种色彩颗粒的独立性,掌握画面柔美和微妙的过度变化,这是李宏仁先生追求的艺术格调。“赵一曼烈士像”是他第二创作阶段的代表性作品,在中国石版画史中具有重要的意义。

11.jpg

《少女像》,54.5cmx39.5cm,石版画

九十年代末,王府井校尉营老美院迁校,搬到东郊器件二厂,在推土机的轰鸣中,校舍被推平,版画系,石版工作室,李先生操劳过半个世纪的地方没有了。李先生也在当年宣告退休,一切都成为历史,成为记忆了。

18.jpg

《阳光下的紫叶》,79cmx57.5cm,石版画

李宏仁先生面对名利金钱的时代,他甘愿过着清贫的生活,坐冷板凳。面对浮躁的现实,他坚持了寂寞之道,因为李先生有着一般人难以理解的大智慧,有一双过硬的肩膀可以担当道义。李宏仁先生是央美版画有突出贡献的,有责任心,最称职最优秀的教授之一。

23.jpg

《赵一曼》,52cmx34cm,石版画

24.jpg

李宏仁临摹作品,31cmx42cm,石版


1551610813917781.jpg

上一篇:第三届全国(宁波)综合材料绘画双年展征稿通知
下一篇:“所见之美”陕西省美术博物馆部分馆藏书法作品展开幕